第二百八十八章生机

小说:一剑朝天 作者:青涩的叶 我要报错
????祖秋是第一个赶到这里的人,预警剑气出现的一瞬间,他就已经看到了,只不过离得有点远,全力赶过来还是来晚了一步,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安静的废墟。

????只剩下碎石断木不停掉落的沙沙声,除此之外就是极其浓郁的血腥味,外加各式斑驳混杂在一切的气息。

????祖秋站在一旁静静的审视着这片露出全貌的废墟,表情变得极为的古怪。

????最中央有一个五米深的大坑,周围百米内出现了一片断壁残垣的景象,再加上十二具尸体,这里怎一个惨字可以形容。

????楚河牧宽等人这个时候也是赶了过来,看到面前的这幅景象,表情皆是有点动容。

????夏厚咽了一下口水,脸上极为的庆幸,幸好之前没和吕安交手,不然躺在地上的这帮人里面可能就有他吧?

????牧宽在审视了一会之后,表情也是古怪了起来,在这里他感受到了极为熟悉的气息,拉了拉身边的夏厚,“师兄你感觉到了吗?”

????问完这句话,牧宽就看到祖秋已经盯住了他,吓得他赶紧咳嗽了两声,掩饰了一下尴尬。

????夏厚这个时候也是抖了两下,“怎么可能,这不是破宗咒的气息吗?”

????牧宽赶紧挤眉弄眼了起来,夏厚立马捂住了嘴巴。

????“破宗咒?这不是你们剑阁的玩意吗?这里面有你们剑阁的人?”江琼问道。

????楚河冷笑道:“肯定是吕安用的,如果地上这帮人用的,吕安估计早就死了,不死也是重创,想要全身而退,肯定不可能。”

????“你们不解释一下吗?”江琼顺势问道。

????牧宽丝毫没有被吓到,很是硬气的反驳道:“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符咒这种东西又不是什么不传的绝学,自然会往外流传出几张,有人买自然有人卖,有人卖自然有人用,这很奇怪吗?”

????这话也让江琼瞬间语塞,听着好像还确实有点道理。

????不过虽然牧宽嘴上是这么说的,但是脑海中也有同样的疑惑,吕安的破宗咒是哪里来的?

????在想到了一种可能之后,牧宽的表情更加憋屈,直接重重的冷哼了一声,然后转身离去。

????牧宽一走,剩下的几人也是各自散了开来,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。

????趁着那一阵骚乱,吕安趁乱还是逃了出来,此时正躲在一处阁楼里面,整个脸煞白,如此高强度的对战,懒散了一年之久,说实话吕安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
????趁着这个空档,吕安立马开始打坐恢复了起来。

????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出乎意料的平静,身边一个人都没经过,最危险的这段时间他算是渡过了。

????吕安紧紧握了握拳,立马松了一口气,接下来就是将他的状态调整过来。

????天色在这个时候也是终于要暗下来了。

????项水此时极其懊恼,吕安的行踪在眼中就好像消失了一样。

????前面那阵骚乱他已经来的够快了,结果还是来晚了,就远远的看到祖秋等人在那里聊着什么,他也不敢多待,看了两眼就走了。

????接下来的时间内,他再也没有发现吕安的踪迹,倒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。

????张河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????项水自知不是他的对手,也是格外的谨慎并没有靠近,只敢远远的观望着,不过项水很想看看张河又想干什么。

????当然如果能通过张河找到韦愧韩斌那就是再好不过了。

????张河此时大摇大摆的在附近游荡着,他也在寻找吕安,现在整个国风城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修士,人越多也就越乱,这个时候他自然也是丝毫不担心有人会认出他,即使认出他了,那又能怎么样呢?谁还有空去搭理他。

????不过他此时最大的任务并不是找到吕安,而是要完成韩大人交给他的事情,那就是杀人,而且要尽可能多的杀人,最好是三大宗门的那些人。

????张河已经偷偷的游荡了好久,可惜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机会。

????他一个人也就只能杀一些落单的普通修士,三大宗门的人几乎都是结伴而行,他一个人想要悄无声息的将他们解决,说实话还是有点难度的。

????偷偷扭断了一人的脖子,然后用剑伪装了一下伤口,做完这一切之后,张河偷偷摸摸的离开了。

????然而这一切都被项水看在眼中,脸上露出了极为古怪的表情,张河做的事情,竟然和他做的事情一样,难不成他也在帮吕安?

????带着这个疑惑,项水继续跟了上去,然后他又看到张河猫在一个地方,小心翼翼的盯着不远处的两个人。

????项水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人是谁,燚火门的人。

????看着张河那鬼鬼祟祟的样子,项水脑海中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念头,“他不是想帮吕安,而是想让吕安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吧?”

????不过项水并没有想要阻止的想法,甚至还有一种期待,想要看看这个事情发生之后,会变成怎么样的局面,至于吕安是死是活他现在已经不关心了,跟着张河就行了。

????但是在观察了许久之后,发现张河依旧没有动手,项水先是疑惑了一下,随即就想明白了,他不敢动手。

????项水轻笑了一下,“既然你不敢,那就帮你加个火。”

????随即立刻摸了上去,张河也是立马就发现了正在靠近的项水,眉头直接皱成了一团,“怎么是你?”

????“别动手。”项水急忙回道。

????“你在这里干嘛?”张河不解的问道。

????项水指了指那两个准备离开的人,“和你干一样的事情!”说着率先动起了手,蓝水直接化成了数到细线将那两人围了起来。

????张河瞬间惊讶了一下,不过没有犹豫,直接冲了上去。

????在两人的配合之下,这两个燚火门的人立马就扛不住了,瞬间倒了下来。

????做完这一切,项水直接远遁离去。

????没想到张河竟然跟了上来,一边跑一边说道:“上次的事情是个误会,你别在意,是韩大人误会你了。”

????听着这话,项水虽然有点不明所以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早知道我们是一伙的话,我肯定不会对你下狠手的,谁让你那时候在保护那个吕安呢?其实这都怪韦愧没说明白,藏着掖着,闹了个误会了。”张河突然自言自语了起来。

????项水无奈,只能回道:“确实,都是韦大人吩咐的事情,我也没办法。”

????张河直接呵呵一笑,“今天你做的事情也是韦愧吩咐的吗?”

????“那肯定呀!我干掉了六个,你呢?”项水问道。

????“加上刚刚那两个,我已经干掉十五个了。”张河得意的回道。

????听到这个数字,项水惊讶了一下,如此算过来,今天国风城中死的人可就有点多了,加上吕安杀得十二个人,明面上就已经有三十多个。

????“两位大人让我们杀这么多人,是为了干嘛呢?”项水开口问道。

????张河审视了一番项水,然后回道:“这你都不知道?那自然是为了吕安呀,先将他逼入绝境,然后再拉拢他。”

????项水瞬间恍然大悟,想要将吕安逼入绝境,进退两难,这个时候天外天继续抛出橄榄枝,吕安没有不接受的理由。

????“废了这么大劲就为了他,唉,真是麻烦!”项水感慨了一句。

????张河表情夸张的说道:“听说吕安只是一个顺带的目标而已,大人们最想要的可不是他。”

????这话直接让项水的精神一抖,急切的问道:“哦?那是什么?”

????听到这一句,张河直接摇了摇头,也是一脸的困惑,“如果我知道那就好了。”

????项水失望的点了点头,然后干笑了两下。

????“走吧,争取把剑阁太一宗的人也解决掉几个。”张河笑嘻嘻的说道。

????对此项水也只能跟了上去。

????......

????眼看着天色就这么暗了下去。

????楚河也是做好了准备,只不过表情有点复杂了起来,本来以为白天就能解决的事情,结果谁都没有想到被吕安折腾出了这么大阵仗,最后还被他给跑了,让他硬生生熬到了晚上。

????楚河手指轻敲剑鞘,脸上的表情显示他此时极其焦虑,虽然他已经做好了部署,三个宗门分别镇守在三个不同的方位,最后剩下的那个城门位置,自然是交给实力最强的韦愧。

????但是即使是如此细致的安排,不知为何他心里仍然感到有点不安,他对最放心的城门位置有着一丝担心。

????不是不放心祖秋的实力,恰恰是祖秋给他带来了太强的信心,却反而让他感到了一丝发怵,总觉得那里会出事。

????但是碍于韦愧的要求他也没办法,只能老实的待在这里,等着吕安选择一条不归路。

????另一边的牧宽靠在墙上,手上握着一柄鲜红色的匕首,剑气不时的从这个匕首上冒出来,直接将他的衣服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,脸上的表情极为严肃,似乎在考虑着什么,或者说在犹豫着什么。

????夏厚故意选了一个离牧宽十米远的地方,极其不解的望着牧宽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如此的郑重其事,手上那东西夏厚感到极其的恐惧,不时的抬头看向漆黑的远方,好像也在担心着什么。

????江琼不停的来回走动,表情中带着一丝震怒。

????“人呢?去哪里了?”质问声直接从他口中飚了出来。

????一下午的时间,四名燚火门的弟子就这么突然小时不见了。

????小十摇了摇头,眼神闪躲了起来,他很想将脑海中的那个猜测说出来,但是他不敢,只能用沉默应对。

????其实江琼自己也很清楚,在这种情况下,那四人消失了那么久,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可能。

????“吕安!我一定要杀了你!燚火门与你不共戴天!”江琼咬牙狠狠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????......

????韦愧韩斌孙树三人此时正走在一条小道上。

????韩斌走在第一位,韦愧孙树跟在其身后,。

????“吕安因为他的好奇心倒大霉了。”孙树可惜的说道。

????韦愧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有点难看,这次事情并不是他主导的,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怎么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的。

????换做是他,他肯定不会将吕安陷入这种境地,说的难听点,这个局面简直就是一个死局,即使最后他能侥幸破了,那么吕安也将成为所有修士眼中人人得而诛之的存在,这一次韩斌做的太狠了一点。

????韩斌轻笑了一声,“这种天才那必然是需要一番打磨的,天赋这种东西是最虚伪缥缈的,在没有转化成实际战力之前,一切都是空谈,不好好打磨一下,岂不是浪费了这种天赋?不到万劫不复的地步,他如何能答应我们?”

????“韩大人,这次考验是不是有点太难了点?”孙树叹息着说道。

????韦愧同样也是露出了这幅表情,看着韩斌。

????韩斌又是笑了笑,“难?不难怎么叫做考验?想要与你我并肩,难道不应该让我等信服吗?光是一个名头我绝对不会认同他,韦愧你说是不是?”说着韩斌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韦愧。

????这话听着像是在说吕安,潜在的意思感觉更是在说韦愧,韦愧自然是听出了这话的意思,没有反驳,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,赞同了韩斌的话。

????看着韦愧这幅反应,韩斌感到极其开心,直接大笑了起来,“走吧,让我们亲眼去看看吕安到底能不能通过这次考验,顺便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做做好。”

????孙树点了点头,手指朝一旁勾了勾,一道绿色的身影直接单膝跪在三人面前。

????“大人。”绿萝恭敬的说道。

????韩斌率先开口,“这次做的不错,事情结束之后,找孙大人去领赏吧。”

????绿萝瞬间狂喜,“多谢大人。”

????在绿萝出现的一瞬间,韦愧的表情瞬间僵住了,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绿萝。

????“韦愧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?你眼中被钱财收买的普通人,竟然会是我们自己人。”孙树调笑着说道。

????韦愧点了点头,表情依然有点骇然,如此看来,他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暴露在了别人的眼皮子底下。

????对此韦愧有了一丝反感,他感到了韩斌对他极其不信任,只不过他也有点无可奈何。

????孙树也是看出了韦愧有点不悦,赶紧解释道:“韦大人别生气,其实这就是对你的考验,如今你已经顺利通过了。”

????韦愧脸上露出了极其不满的表情,同时用讥讽的语气说道:“这么说来,我要多谢两位大人了?”

????韩斌微微一笑,直接勾上了韦愧的肩膀,小声的说道:“韦愧这个事情你也别生气,我们每个人被府君看中的点各有不同,但你是府君看中的最为重要的一个点。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

????“未来我们十个人,你就是我们的大脑,作为最重要的大脑,那么忠诚度便是最重要的,可以失败,但是不能背叛,如果不证明一下,我可不会将我的后背交给你。”韩斌突然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????语气突然换了一种风格的韩斌,让韦愧有着一丝不习惯,听完这番话,虽然韦愧心中仍有不满,但也只能点了点头。

????韩斌拍了拍韦愧的肩膀,直白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做完,你就有资格与我们平起平坐了,但即便如此我依旧不怎么喜欢你,尤其是你这双眼睛我很不喜欢。”

????说完这话,韩斌直接晃悠悠的往前走去,孙树绿萝立刻跟了上去,独留下韦愧傻乎乎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。

????最后韦愧揉了揉自己的眼眶,笑了笑,依旧跟了上去。

????阁楼。

????吕安在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,默默睁开了眼睛,深呼了一口气,吐出了一大口浊气。

????此时的他各方面都恢复到了顶峰,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刻直接达到了极致。

????换下了满是血污的黑衣,拿出了一身干净的白衫换了上去,顺便重新束了一个发髻。

????将自己身上的东西重新准备了一番,坤龙镜,五行剑阵,破宗咒,雷符,外加今天搜刮到的二十多枚灵晶精,全部准备妥当,随后便将陨铁剑别在了腰间。

????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吕安站在楼顶,抬头看了看明亮的月光,然后直接看向了城门口。

????如果选择另外三个方向,除非运气极好,没人发现偷偷溜了过去。

????但是这种概率性的事情,吕安并不相信,被发现的几率极大,一旦被发现,那几乎就是摆脱不了的事情。

????如果想要从正面突破那就更不可能了,除非将那些人全部斩杀。

????唯有城门那个方向,吕安有一丝生机,如果没人守在那里,那就最好不过了,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早前这帮人就将吕安往这个方向赶,只能说城门口必然有人待在那里等着吕安,只是人多人少,吕安就无从知晓了。

????但是城门口除了那伙人之外,肯定还有一伙人,剑章营必然有人驻守在那里,只要和他们汇合,那么这一切都会变得容易一点吧。

????当然如果对方有很多人驻守在那里,那么吕安也没办法了,这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情。

????一边是看似凶险实则有着很大的生机,另一边感觉有希望但是一旦被发现几乎就没有生机可言。

????两条不同的路吕安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,选择了一条看起来没有投机取巧的路。

????危险越大,相对于的机会也就越大。

????收拾好一切之后,吕安缓步走上了街道,不急不缓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葫芦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736.com/book/92366/28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