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许贡死了!”

????下面,很快就是一群人跳上了台,把许贡的尸体清理了下去,没有人在意他,当一个人死了,他就真的只是尸体了。

????擂台上,鲜血涂地,许贡的尸体被拖走,地面上还残留着一长条的血迹,沾着一些血肉,但这些已经没有人关注了。

????从今日起,这许贡就会在这除名,不会有人记得他。

????暗中有多少人在关注自己,陈凡不在意,陈凡在意的只是,这一战自己至少赢下了一万的幽晶矿!在上场之前,这些人做梦都没想到陈凡这么强!

????第一场,陈凡算是血赚了,但是再往后就没那么轻松了。

????“再来!”

????陈凡冷冷的道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这些寻常的对手已经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了,一会安排一个抱丹后期的人上去,试试他的身手。”阁楼上,张布玄冷淡的道。

????“抱丹后期?”负责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容,那这差距跨度也太大了一点吧,“这恐怕……”

????“无妨。”

????张布玄摇了摇头,“一个抱丹后期,恐怕还测不出他的底线来,一个悟出‘势’的人,又岂会那么轻易的被人杀死?何况他的底牌有多少,咱们还不知道呢。”

????张布玄端起了一个茶杯,眸子里露出了一丝笑意,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。”

????“有趣,有趣。”

????擂台上,陈凡连战三场,这可一般的斗场不一样,生死台上连战三场,这可是极为罕见的事,上来的人一个个也非同小可。

????哪怕是对于陈凡来说,压力也是非常的大,上来的一个比一个强,其中最后两个,一个逼出了陈凡的大明拳,一个逼出了陈凡两道影子才堪堪斩杀。

????能上这台的人,清一色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狠手,连陈凡都负伤了。

????身上气血翻涌,陈凡这一战,算是因此天下扬名了,现在一个角落里,往嘴里丢入了一枚补气丹,陈凡盘膝修炼,恢复伤势,不一会,人群纷纷让开,房间里,一位负责人推门进来了,这负责人一身名贵绸缎,四十岁上下,留着一撇胡须,面容清癯,背后跟着两个侍女,手上捧着两个托盘。

????“陈凡先生,我是这地下斗场的总负责,你叫我,‘三枝先生’就行。”

????“这是陈先生这一次赢下的幽晶矿,上生死场场四次,固定出手费四千块,赌注分润五分之一,即,一共两万二千,请清点。”

????“三枝先生?”陈凡睁开眼,向着面前这中年人看去,竟然一时有些看不透这个人的深浅。

????“幽禁狱苦寒之地,说到底只是一座囚牢,阁下在这里,看起来气色不错,想来平日里饮食极为高压,身上的衣服,也不是幽禁狱里能出产的,似乎是从外界带进来的锦罗绸缎。”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陈凡沙哑着声音道,“看来三枝先生即便是在这监牢里,也是一位手眼通天的人物啊。”

????“算不上手眼通天,只是有一点门路罢了。”三枝先生坐下,淡淡的道,“在下在幽禁狱里七十年,见过的人和事务也多了,算是自认练就了一双慧眼。”

????“以在下看,阁下年纪并不大,不必再易容了。”

????“哈哈,果真瞒不过三枝先生的眼力。”

????陈凡长笑一声,连之前那沙哑的声音一下都变了,变为了一个极为年轻的声音,手上一撕,脸上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就撕下了,露出了一张极为年轻的面孔。

????陈凡再摘下了自己头上的雪白色假发,最后站了起来,“噼里啪啦”,身子一动,从那一只佝偻着背,身形干瘦的老人模样,身子一下就站直了。

????“在下陈凡,见过三枝先生。”

????三枝先生脸上有一抹惊容,忍不住上下看了陈凡一眼,“真是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年轻,看这个样子,和张布玄都……”

????顿了一顿,三枝先生没有再说下去了,而是道,“你之前那四场,即便是在生死场上,竟然还是维持着一个‘缩骨功’的状态下出手的吗?”

????他有些不可思议,生死台上搏杀,差距只是毫厘之间,一个倏忽,那就是人头落地。

????但是这陈凡竟然敢一直用着缩骨功,简直不可思议,张布玄说的不错,这人藏着的底牌不是一般的多,之前那几场看似惊险,实则对这人还造成不了什么影响。

????“那在下就实话实说了。”三枝先生淡然的道,“以阁下的修为,我斗场里一般的高手恐怕不是阁下的对手了,也不会派上去给阁下送死的,下一场,要么不上,要上,就是一位抱丹后期的了,阁下可同意?”

????三枝先生摸着胡须,淡淡的道。

????“抱丹后期么?”陈凡稍稍迟疑了一下,这一点其实也不在陈凡的意料之外,陈凡这么一直赢下去,斗场的人肯定也坐不住,一旦他们看出陈凡藏拙太多,必定给陈凡加码。

????“陈先生要打,必须接受这样的条件,如若不行,还请自行返回。”

????“可以。”陈凡点了点头,“只是斗场之上,刀剑无眼,陈某依然会下杀手,还请三枝先生派来的人,自己小心一点。”说完,陈凡就再一次盘膝坐着,闭上了眼睛。

????三枝先生一下站了起来,深深看了陈凡一眼,旋即点了点头,向着门外走去,出门之前,沉声的对那两个侍女道,“照看好这位陈先生。”

????出了门,一位侍从立马跟了上来,沉声道,“如何?”

????“生死场上,只分生死,不论胜负,这人竟然敢接抱丹后期的,看来他有把握,不输任何一个抱丹后期的人……”三枝先生淡淡的道,“黎罡何在,派他上场。”

????“黎堂主?”那侍从脸色一惊,旋即道,“是,在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????斗场里稍稍安静了一阵,旋即门口就有人来请陈凡了,“陈先生,三枝先生有吩咐,如果陈先生准备好了,那就可以上场了,您的对手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????陈凡睁开眼,站了起来,“这就来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葫芦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736.com/book/92320/91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