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蝼蚁一般!”

  感应着吴剑通从身后传来的气息,正值得意关头的陆树风不由冷笑一声,然后右腿忽然后伸,精准地踹在了吴剑通的小腹之处。

  呼……

  小腹要害被踹,吴剑通一个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,在空中已是鲜血狂喷,一看就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,再无战斗之力了。

  “师弟,你……你没事吧!”

  眼睁睁看着吴剑通被一脚踹飞,却什么也做不了的宁书佑,不由焦急出声询问,只是他自己也身受重伤,这一下真成难兄难弟了。

  “还……还死不了!”

  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吴剑通,说话之时露出满口血牙,看起来颇有些惨烈,不过听得他还能说话,宁书佑倒是放下了一大半心。

  说实话,刚才陆树风那强力一脚,其实是冲着收掉吴剑通性命去的,至不济也要将其丹田踹碎,让其一身修为烟消云散。

  好在吴剑通自己也有一些护身法宝,这一下虽然身受重伤,却没有让陆树风收到想像中的结果,让得他的一张脸更显阴沉。

  “哼,先收拾了这臭丫头,再来收拾你们两个!”

  在陆树风心中,自然是觉得将自己烧掉半边脸的莫晴更加可恨了,因此就算感应到吴剑通的修为依旧还在,却也没有太过担心这个已然身受重伤的圣医盟天才。

  “接下来,好好享受本少爷给你准备的大餐吧!”

  回过头来的陆树风,伸进陆氏封神钟的左手再一次动了动,听得其言中之意,莫晴的娇躯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。

  她固然是天不怕不怕,但终究是一个女人,有些东西由不得她不怕。

  可这个大陆乃是实力为尊的,此刻的陆树风,就是这个院落之中的最强者,莫晴只能是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  嗖!

  然而就在此时,就在陆树风想要伸手扯掉莫晴的另外一边衣袖时,一道破风之声陡然从某处传来,让得院内几人都是脸色一变。

  尤其是作为当事人的陆树风,此刻他正值志得意满,猫戏老鼠一般惩治莫晴呢,这突如其来的破风之声,难道又要出什么变故了吗?

  不知是不是刚才莫晴的那道火之极火,让得陆树风心中生出了几分警觉,为了避免再出现刚才那样的事,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。

  唰!

  只见在陆树风倏然缩手之际,一道乌光陡然从他收回的手掌和那封神钟之间一掠而过,看起来真是差之毫厘,也从侧面证明了陆树风果然不愧是陆家第一天才。

  嚓!

  只不过当众人再次听到一道轻响,眼神一凝间,看到斜插入地的乌光,竟然是一柄普通的木剑之时,他们的脸色尽皆变得有些古怪。

  尤其是刚才如临大敌的陆树风,看到自己竟然是被这么一柄不起眼的木剑骇得缩手时,胸膛都快要气炸了,暗道自己是不是小心过头了?

  只是陆树风根本不知道,自己刚才那下意识的一避,到底是如何的明智?

  如果他早点感应出那只是一柄木剑,从而不闪不避的话,说不定这只完好的左手,都不复存在了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  相对于陆树风或者说圣医盟的这些天才,当陆氏封神钟之中的莫晴,一瞥眼看到那柄略有些熟悉的木剑之时,忍不住身形剧震。

  因为对于莫晴来说,这柄木剑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自当初在潜龙大陆认识云笑以来,莫晴恐怕就再也忘不掉这柄古怪的木剑了。

  曾经的莫晴,看到云笑用这柄木剑,击杀过多少实力强横的上位者,这已经可以算是属于云笑的标志性武器了。

  此刻正值莫晴极度绝望的当口,而且是要受尽凌辱还不能就死的那一种恐惧,突然之间看到这柄熟悉的木剑,她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  内心的震荡,让得莫晴第一时间就将目光转到了院门之处,只见在那里,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个身穿灰衣的年轻身影。

  “是他!”

  虽然那个灰衣少年的形貌,和莫晴印象之中的云笑完全不一样,但在看到这位的第一时间,她就已经可以肯定,那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意见人。

  这一刻莫晴真的差点直接就哭出来了,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云笑真的能来,而且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,这简直就是让她心中的情感,直接满溢而出了。

  而且莫晴还知道,就算是自己两年多时间没有见过云笑了,就算身旁这位乃是陆家大少陆树风,她也有绝对的理由相信,只要那个少年一来,所有的麻烦都不会再是麻烦。

  这两年多时间,虽然莫晴没有一次见到过云笑,但是关于后者的那些消息,却在源源不断传入圣医盟,最终传入她的耳中。

  尤其是当初轩辕台会之后,吴剑通带回来的那个消息,更是让莫晴心生自豪,自己心仪的那个男子,果然是走到哪里,都是不甘于平凡的。

  试问如今的九重龙霄之上,还有哪一个如此年轻的天才,能得到苍龙帝宫这般重视吗?全大陆颁发通缉令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是一种另类的荣幸吧?

  偏偏是这个惊才绝艳的少年,在苍龙帝宫全大陆颁布的通缉告示下,还能活得好好的,尤其是最近在南垣城帝龙军中发生的事,更是让莫晴都与有荣焉。

  以莫晴的聪慧,不是没有想过如今圣医盟的诡异局势,暗中有着一股潜流涌动,但她毕竟只有半步洞幽境的修为,对于这样的高端局面,根本没有太多的影响力。

王中王开奖一马中特  但不知为何,在看到那个易容改装,却熟悉到骨子里的灰衣少年身影之时,莫晴有理由相信,这一次不仅是自己的危机能迎刃而解,圣医盟的局势,或许也能有化解的可能。

  这就是莫晴对于云笑的盲目信任,因为她曾经无数次看到过云笑力挽狂澜,无论是在潜龙大陆还是在腾龙大陆,云笑都已经是传说级的存在了。

  “小子,你是谁?”

  相对于莫晴心中的思潮翻涌,另外一边脸色极度阴沉的陆树风终于是回转头来,看到了那个身穿灰衣的少年人,直接开口问了出来。

  不过在陆树风看到这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之时,刚才心中的一丝担忧已是烟消云散,至少在他看来,九重龙霄的年轻一辈,也就那位帝子洛尧对自己有些威胁了。

  至于其他人,无论是圣医盟的第一天才宁书佑,还是万素门的第一天才严皓君,又或者是心毒宗的鲁世遗等辈,都只能屈居自己之下。

  尤其是看到那灰衣小子面貌陌生,并不是自己熟知的任何一个天才之时,陆树风更是脸现不屑,暗道这种人最多也只能躲在暗中放放冷箭罢了。

  看来陆树风是将刚才那柄木剑的飞刺,当成是这个灰衣小子的恶作剧了,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丢掉一些面子,但这样的手段,又能起到什么改变局势的大用吗?

  “我叫星月!”

  听得陆树风的见问,灰衣少年脸色有些阴沉,不过当其目光在莫晴身上扫过,感应到后者只是衣袖被扯掉一截,并没有受太过严重的伤势之时,终于还是冷声回了一句。

  这个突然出现在莫晴院落之中,掷出飞剑的灰衣少年,自然就是从圣医盟某座大殿寻到这里的云笑了。

  虽然说前世的云笑,曾经来过圣医盟总部多次,但时过境迁,如今转世重生的云笑,又怎么可能知道莫晴是住在哪个院落呢?

  更何况云笑并不知道陆家两大天才是来找莫晴麻烦的,所以并没有直接跟过来,是以导致了眼前的局势,不得不说这也是天意使然。

  好在云笑来得还不算是太晚,事实上他口气虽然平静,但在看到莫晴的第一眼,就已经给这两个陆家天才宣判了死刑。

  以云笑的聪慧,如何看不出来莫晴对自己颇有情意,但他一来已经和沈星眸有了肌肤之亲,二来还有一个理不断剪还乱的许红妆呢,又哪里还能再接受莫晴的爱意?

  因此云笑只能是努力装出一副接收不到对方心意的样子,或许这样对双方都好,但在他的心中,早已经将莫晴当成生死伙伴了。

  毕竟在云笑崛起之前,还处于玉壶宗底层的时候,莫晴曾经不止一次帮助过他,对于这份早年的恩情,他一直都记在心底深处,没有一时或忘。

  转世重生的云笑母离姊散,因此他的逆鳞就是这些从潜龙大陆就结交的生死伙伴,任何胆敢伤害这些伙伴的人,都有取死之道。

  再加上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,云笑都对陆家没有丝毫的好感,所谓的新仇旧恨,或许也就是如此了。

  对陆绝天这些陆家至圣境强者,现在的云笑还没有什么办法,可这两大陆家天才既然撞在手中,那不将其性命收走,都对不起这转世重生的逆天命运。

  可笑陆树风还在对云笑心生不屑,却不知道这位可是打得帝子洛尧都狼狈不堪的绝世狠人,而他的实力,和当日在南垣城的洛尧来,也就是半斤八两罢了。

欢迎大家访问:葫芦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736.com/book/2481/2369/